不同的地缘环境、历史经历与国家特征,决定了中国与西方对外政策的差异。在本书作者看来,尽管中国希望建设强大的军力,但它并不会随意使用这种力量,也不会成为西方传统意义上的帝国主义国家。考虑到“中央王国”观念的深远影响,随着中国全球地位的上升,它或许会选择通过其他方式在世界各地积极发挥影响力。


大肆扩张并非中国传统 
牢记西方和中国行为模式的差异,这很重要。长期以来,前者一直试图向海外扩张势力,直到世界的偏远地区,这种模式起源于葡萄牙、荷兰和西班牙。中国正相反,它没有海上扩张的传统,而是以大陆为基地,实施渐进式扩张。
明朝航海家郑和与欧洲早期探险家的目的完全不同,正说明了这一点。直到今天,中国人也没有试图向领土外投放力量,甚至还未能建立一支远洋海军。所以,下面的假设是合情合理的:作为超级大国,中国在未来某个时候将掌握向远方的海洋与陆地进军的能力,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它还不是中国人思维和行为方式的一部分。
另一个因素也会加强中国的保守立场。尽管曾经遭受的屈辱常被视为中国试图雪耻的原因——如同二战前德国的情形,但它也可能成为制约性因素。被侵略和半殖民地化的历史,以及在西方列强压迫下经历了这么多年苦难的事实,很可能让中国人产生谨慎心理。
换句话说,德国的例子对中国并不适用,二者侵略和被侵略的时序根本不同。中国在近代史上是被殖民的对象,而不是殖民者。其结果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也许会相当谨慎,甚至在自己的力量足以保证大肆扩张的情况下也会如此。的确,中国曾与苏联、印度和越南发生过战争,但那些大多是边境冲突。
这种制约还与中国人思维方式的特征有关——忍耐,即按照与西方政治思维截然不同的时间表办事。1972年,周恩来与基辛格谈到法国大革命时,有一句颇具说服力的发言:“这个问题言之过早。”这样的思维方式正是文明国家而非民族国家的特征。
“无侵略性的军事强国” 
中国古代军事家孙子十分注重这样的策略:封锁敌人、使其困乏,不要直接与之战斗;武力应是最后的手段,使用武力是虚弱而非强大的表现。正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的确是中国战略思想中非常重要的部分,然而,认为中国的主导战略思想仅仅来自孙子,而不是相反,这种观点同样是误导性的。冲突是人类历史永恒的特性。
美国学者阿拉斯泰尔·伊安·约翰斯顿写道:“我对包括《孙子兵法》在内的《武经七书》的分析表明,上述两种范式并非水火不容,而是在中国传统战略思想中占有同等地位。”他的观点遭到中国学者的反驳。但不论哪种观点正确,认为中国不会建立强大军事力量的观点是错误的——2003年,一次针对中国一流大学5000名学生的调查显示,49.6%的人相信中国应成为世界军事强国,83%的人认为中国的军事实力还不够强大。
从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一方面,未来半个世纪内,中国看起来不可能具有很强的侵略性。历史经验将继续对中国人产生深刻影响,告诫他们做事要谨慎、有节制。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人越来越自信,他们潜意识中有上千年历史的民族优越感又会愈发明显。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在获取利益时,帝国色彩或许会渗入其骨髓,但它并不会成为西方传统意义上的帝国主义国家。
中国人口数量之庞大、文明之悠久,意味着它对自身地位的观念常常与西方相左。中国人胸怀“中央王国”思想,在很大意义上,这意味着中国并不渴望统治世界,因为它相信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当中国成为全球主要大国时,这种思想可能得到强化。其结果是,未来的中国也许不像西方那样具有公开的侵略性;但这并不等于,当试图在世界各地发挥影响时,中国不会那么果断、那么坚决。

ÀúÊ·µÄÁíÒ»ÃæÕ¹¿ª

Updated and expanded new Chinese edition just released.

cin-hukmettiginde-dunyayi-neler-bekliyor-kitabi-martin-jacques-Front-1

Turkish edition just published!

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 is the first book to fully conceive of and explain the upheaval that China’s ascendance will cause and the realigned global power structure it will create.

New edition available now from:

Amazon UK
and all good booksellers.

US second edition is available now via: 

Amazon US